牛牛外挂-襄汾新闻
点击关闭

“千度”春运遇见温暖的你

  • 时间:

鄂州暂停铁路运行

90℃:客運青年為旅客遞上熱水

上班不到5年的朱傑已經是武威工務段一名業務過硬的老練線路工,為了保證鐵路線路的高平順性,春運期間,朱傑帶着一班年輕人,在零下30℃的寒夜裡迎着刺骨的北風,戰鬥在蘭新鐵路大動脈上。他們推着200多公斤的鋼軌打磨機緩緩前進,眼睛緊盯着軌面與機器,小心翼翼地掌控打磨精度和力度,幾個回合下來就已經胳膊酸疼,渾身是汗了。在寒夜裡,打磨機高速旋轉的砂輪與鋼軌摩擦激起的火花足有800℃,飛濺的火花如同璀璨的焰火,點亮了夜空中最亮的星。

「千度」春運遇見溫暖的你

在長時間的火車旅途上,充足的水源供應是旅途生活的重要保障。喝茶泡麵、洗漱供餐、衛生保潔,愜意旅途的背後,卻是鐵路上水工時刻要面對的「寒暑易節」。

俗話說「火車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」。在蘭州西機務段西整備車間鏇輪班組,有一群年輕人日夜蹲在地坑裡,守護着機車安全。高陽就是他們中的一員,自上班以來,他一直從事機車輪對鏇修工作,是名副其實的火車「修腳師」。為了校正車輪磨損情況,保障機車安全平穩運行,鏇輪是一項必不可少的工藝環節。鏇輪時,高陽必須「窩」在地坑狹小的空間里操作鏇修機具,長時間與設備噪音、油污和高達300℃的鐵屑為伴,跟他們交流只能靠「吼」,但高質量完成工作卻早已成為行動自覺。

攝影:馬寶軍有人說「春運猶如一張網,連通中國從超級都市到偏遠鄉村的每個角落,讓所有遊子可以依偎親情、慰藉疲勞、重整行裝。」然而對於鐵路人來說,春運卻是他們舍小家顧大家、日夜堅守奉獻,踐行「人民鐵路為人民」的主戰場。在這場攻堅戰中,鐵路青年已經擔當起挑大樑的重擔,從寒風中懷揣儀器,到旅客手中的一杯熱水,再到打磨機下近千度的火花,他們始終保持奮鬥者姿態,溫暖着廣大旅客的回家路。

在祖國西北海拔3608米的祁連山深處,雪山草原、高峽深谷雄渾壯美,蘭新高鐵在這裏穿山越谷、銀龍飛馳,沖騰起陣陣雪霧,彷彿駛入奇幻雪國。蘭州高鐵基礎設施段軍馬場高鐵接觸網運行工區就駐紮在這裏,工區職工晝伏夜出,日夜守護着高鐵供電設備的安全運行。

-31℃:供電青年堅守高原外出巡檢

從「走得了」到「走得好」,從「人在囧途」到「溫馨旅途」,從「乘車出行」到「旅行體驗」,鐵路和鐵路春運實現了鳳凰涅槃般的巨大飛躍。在這一過程中,廣大鐵路青年守初心、擔使命,如「暖男」一般守護旅客回家路,處處閃耀着他們特有的責任與擔當,他們,是築夢鐵路高質量發展的排頭兵,他們,無愧於新時代中國青年的響亮稱號。(中國日報甘肅記者站)

800℃:工務青年寒夜打磨鋼軌

28歲的陳華軍是工區的作業組長,春運期間,在-31℃的高寒山區,他要帶着5名青工對接觸網設備進行巡視測量。頭戴厚厚的大棉帽,身穿厚重作業服,他們迎着刺骨的寒風站在露天的作業車上認真巡檢。在低溫下,數字顯示儀罷工的事情時常發生,這時陳華軍就會從懷裡拿出另一台數字顯示儀迅速置換,讓測量繼續進行,同時把換下的顯示儀再次放入懷中,讓儀器在體溫作用下恢復正常。隧道掛冰是動車和供電線網的「定時炸彈」,為了清除安全隱患,陳華軍們還要穿上雨衣、戴上安全帽、護目鏡和絕緣手套,腳踏絕緣靴,手持打冰桿,清脆的敲擊聲回蕩在隧道中,刺骨的隧道山水順着袖口流進衣服,被捂成了溫暖的甘露。

火車的「哐當」聲是歲月最美的音符,它總能伴着往事和回憶湧現在人們心頭。但是多數人並沒有留意到的是,現在乘車出行時的「哐當」少了,這是因為鐵路工務人讓有縫軌變成了無縫軌,「哐當」聲的減少改善了人們的出行體驗。

鐵路工作是車機工電輛的大聯動機,當多數人把關注的目光投向鐵路客運工作者時,其實僅僅只是看到了鐵路工作的冰山一角。對鐵路部門來說,更多的鐵路人奮戰在春運幕後,他們才是廣大旅客走得了、走得快、走得安全的真正主角。

鐵路客運服務員是廣大旅客接觸最多的鐵路人,為了讓千千萬萬的旅客安全、方便、溫馨的踏上回家路,他們選擇舍小家顧大家,年復一年迎着春運「逆行」,把微笑留給旅客,把背影留給家人。

趙丹是蘭州客運段的一名青年列車員,執乘蘭州至太原的D2568次旅客列車。自上班以來,她始終堅守入路初心,待旅客如親人,在本職崗位上踏實認真、勤勤懇懇。春運期間,工作量成倍增加,但她服務旅客的標準從未降低,每次出乘,她都按照職業規範,把自己收拾的端莊利索,用最好的自己迎送來往的旅客。旅途中總是會遇到不少需要重點照顧的旅客,無論是殘疾人、病人、老人和孕婦,還是軍人和農民工,她都會及時予以關照,遞上一杯熱氣騰騰的開水,讓旅客感受到旅途的溫馨。抵達終點站后她的工作卻並未結束,還要在有限的時間里迅速調整座椅,清潔車廂各處衛生,準備迎接返程旅客,短短十幾分鐘已是汗流浹背。

0℃:車務青年給旅客列車上水

劉璇是甘肅省天水市火車站的一名上水工,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她是一名「95后」。看似是一名「軟妹子」,實際卻是手握膠管「打水仗」的上水「女漢子」。數九寒天,進站列車從距她不足1米的身旁駛過,帶起的寒風迎面拍打而來,灌進領口和褲腿,令她瑟瑟發抖。春運期間,由於站停車多、客流量大,車輛補水需求也大。為確保給每個車廂上滿水,列車剛一停妥她便迅速起身,拽着近30米長的水管來回跑,迅速完成插管、開閘、拔管和整理,短短几分鐘的站停時間里,她要完成3節車廂的上水。管子中的冰水接近0℃,拔管時呲出來的水流過手套,濺在袖口和褲子上,不一會就會凍結變得硬邦邦的。坐下等候下一趟車到來的時候,她將再度迎接寒風的侵襲,一個班下來, 這樣的「寒暑易節」她要經歷近20次。

300℃:機務青年「蹲坑」 鏇修輪對

今日关键词:韩群众支持朴槿惠